恐怖主义是真的可怕

  一直以来,对恐怖主义的认识都停留在北非和中东那里,新闻中的恐怖袭击什么的基本也都是在那里,好像是去年,央视推出了一个记录新疆反恐的纪录片,看了一下,才对中国的反恐形势,尤其是新疆地区,有了一个更深一层的认识,要不是看了纪录片,都不敢相信,原来新疆的恐怖主义那样的严重。然后就是前几年的昆明火车站的特大暴恐事件,震惊国人,但其实那样的事件在新疆,尤其是南疆,经常发生。今天又读了凤凰周刊之前的一篇写反恐的文章《封面故事:南疆反恐实录》,感觉这些事情实在复杂,以前总是倾向于对恐怖主义就应该武力镇压,和其他人聊这些的时候也提过,中东那些地区的恐怖主义那么严重那么猖獗,甚至已经成为了全球的挑战,为什么个大国家不派遣军队去一举歼灭,看了这篇文章才知道,靠武力,反恐是永远反不完的,恐怖分子如果和军人面对面斗争,恐怖分子的战斗力可能不值一提,但是恐怖主义实施恐怖活动一般都是直接面向手无寸铁的平民,就算是攻击派出所等也是偷袭,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造成巨大的平民伤亡,危害极大。

即便可以接受普通信教民众对于“天堂”的向往,但“一心求死上天堂”恐怕还是会令绝大多数人感到费解“以常人的思维看待这些暴徒的逻辑,你永远找不到答案。”

  正如文中所说,我之前也不怎么理解,那些人怎么就会相信别人说的死后可以上天堂这样的呃话的呢,其实真实的世界超乎我们的想象,首先宗教的力量不可小觑,在那些地方,全民族信教的情况下,教义要比法律更具权威,人们并不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学校上学,而是会送去清真寺学习诵经等。他们不相信法律,也不愿去相信。反恐宣传中这样做违背真主医院要比违背法律更有用。而恐怖分子在寻找新的成员的时候,越来越多的将触手伸到了女性。她们大多文化程度不高,容易受到家族男性成员的影响,对男性亲人绝对服从,恐怖团伙利用这些特点,单个或者集团作案,令人防不胜防。这些群体经济上难以独立,面对滴灌式的极端思想渗透根本无力抗衡,她们没有政治诉求,只是绝对服从。被捉后拒绝接受治疗,只想赶紧“上天堂”,有期徒刑的罪犯甚至要求改判死刑,当被问及攻击派出所的原因时,竟然说警察有枪,这样可以死的快还不疼,真实令人唏嘘,我们在这个年龄的时候衣食无忧,接受高等教育,而她们却在极端思想的影响下断送了人生。
  新疆形式复杂的原因也有很多,多是历史原因,上个世纪60年代,阿不力克木·买合苏木阿吉成立东突伊斯兰改革党被判刑,刑满释放之后竟然担任了县政协副主席,在这期间开办宗教学校,培养了800多名弟子,等政府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的时候,这些弟子早已散布在新疆各地,制造了多起恐怖袭击,并培养了更多的恐怖分子。恐怖分子多半将自己的极端思想与宗教挂钩,借助全民族信教的条件,借着宗教的幌子,歪曲教义,洗脑群众,加之很多恐怖团伙多是家族性的,难以察觉。他们放大宣扬内地的恶性案件,并将帽子戴在全部汉族人的头上,激化名族矛盾,制造对立。将政府工作中的失误,以及一些人遭受的不公正作为借力点进行宣传,这也像极了外网各种的反中反共的宣传方式,将一些社会上的事件放大,只宣扬政府和党工作中的失误和不好的方面,由于负面情绪往往比正面情绪更激烈,人们也就更容易被蒙蔽。
  新疆的形势依旧是很严峻,东突势力基本已经被打压,独立建国的路子被段之后,恐怖分子又开始以保卫宗教为路线进行活动。新疆仍将处于并将长期处于比较复杂的形势。
  其实我也是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长大,就我们这个地方来讲,少数民族和汉族之间看似相处融洽,但是依旧是有一些相互之间的偏见,比如我们有些人将回族称之为老回回,这应该是个贬称,而且有些人还拿清真说事开玩笑。其实从本质上来讲,我认为解决这些矛盾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民族融合,只要还存在民族,只要不是一家人,就肯定会存在产生矛盾甚至冲突的种子。冲突事件多半是发生在相对封闭独立的少数民族。像南方那些汉族化很高的少数名族,基本不会产生这些问题。民族融合是一件好事但又不是一件好事。只有一个民族的世界就像没有颜色一样。所以说这些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,或者说解决会是很慢的。就想这几天闹得很凶的美国黑人事件,几百年了,歧视有色人种还是没有得到解决。
  初中的时候有次学校的大门上被喷上了全能神三个字,邪教那个时候也很活跃,很多纸币上都被印上了口号,这些年越来越少见了,当然也可能是本来纸币用的就少的原因。
  说起来还有个趣事,高中的时候,班里的几个人成立了个所谓的中国青年党,然后在一节音乐课上(那时候音乐课什么的基本不上,看看电影听听歌什么的),召开了所谓第一节代表大会,选出了什么主席什么的,我没参与这事,作为一个吃瓜群众看了个热闹,音乐老师可能觉得有点不对劲,告诉了学校,后来学校显得很敏感,很多同学都被叫去谈话,据说还有一些看起来就想电影里的特工的人在场,当时觉得有点夸张,现在想想。

添加新评论